200多年了,美国为何都没能根治大规模社会骚乱?

一个无名小卒之死,引发一国之乱,美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毕竟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若暴乱发酵下去,它将如何向外转移国内矛盾?

这,值得我们警惕。

1 愤怒之火,触目惊心


5月25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阿波利斯市,一名叫作乔治·弗洛伊德的非裔男子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拘捕。白人警察德雷克·乔文无视嫌疑人不断呼救和哀告,用膝盖跪压其颈部至少7分钟,当确信对方已经被彻底制服后,发现此人基本没了呼吸,这时才呼叫救护车,最终该黑人男子死亡。

视频曝光后,引发美国国内大规模骚乱。

640.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抗议者投掷爆炸物。

28日,愤怒的示威者一度“占领”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局,现场如同“战场”——抗议期间示威者纵火30余起,其中包括16处建筑火灾;多辆消防车被示威者以石块等硬物损坏;警察局第三分局附近的百货商店被洗劫一空,附近店面的玻璃几乎全部被砸;一处汉堡店甚至被烧为平地……

640 _1_.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明尼苏达阿波利斯市,一名抗议者戴着写有“我不能呼吸”的口罩。

直至天亮,大火仍熊熊燃烧,触目惊心。市区治安状况极度严峻,州长沃尔兹向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紧急调拨5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协助维稳,这两座城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随后,局面非但没有平息,抗议活动已从明尼苏达州蔓延至全美,而且呈现出升级态势。

640 _2_.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华盛顿,示威者与警察对峙。

纽约市的抗议活动升级为暴力冲突,有人甚至试图夺取警员配枪,多名警员被打伤,警察局逮捕了至少72名抗议者;

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示威活动中,7人身受枪伤,明尼苏达事件将该市市民对另一起恶性执法事件的愤怒推至高点——3月,一名非裔女子在家中被警方击毙;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也出现多股抗议队伍,在此过程中,有人打砸车辆、破坏公共设施,当地警方动用橡皮子弹和催泪弹等手段进行镇压;

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则有部分抗议者闯入议会大厦……

据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至29日晚,抗议者走上了全美22州及华盛顿特区共33个城市街头进行抗议示威。

2 双重标准,一致甩锅


暴乱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急忙敦促当地行政官员采取强力手段去平息事态,将示威者称为“暴徒”,并且放出狠话:“再这样,就开枪”!

这个画风,与美国政要们之前在香港事件上的表态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稍微回顾一下:

他们把在香港发生的打、砸、烧、抢等犯罪行为说成“表达民主意见”,在旁呼吁中国政府跟他们“对话”,而且,对于保持高度克制的香港警察横加指责。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众议院议长、身为民主党的头面人物之一的佩洛西,居然把火焰熊熊燃烧的香港街头惨象称为“美丽的风景线”!

现在,抗议和暴乱,已经迅速从明尼阿波利斯蔓延至全美,连白宫和国会山也被示威者团团包围。

640 _3_.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华盛顿,骚乱现场的一名警察。

如今,这些政客们推开窗就可以看到他们心目中“美丽的风景线”,却动用国民警卫队“恢复秩序”,扬言绝不手下留情……

更有甚者,当地时间30日一早,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在记者会上表示:目睹暴力在全美蔓延,他开始思考,这是不是极端分子煽动,或是外国势力操控所致。

美国政客的“双重标准”绝不仅仅体现在近期的表态上。

从其一直在自我标榜的理念来说,其一,美国是个很自由的国家,遇到什么不满的事,公民们可以走上街头去抗议;其二,美国是个讲人权的国家,无论是执法者还是嫌疑人,在这个概念之下均为平等;其三,美国是个很民主的国家,选民可以用手里的选票把让他们恼火的政客赶下台。

640 _4_.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骚乱现场。

按照这个逻辑,这些抗议者根本犯不着冒着国民警卫队的枪林弹雨、用“打砸抢烧”的激烈模式去表达和发泄自己的不满。

即便政客口中的“自由”“人权”“民主”都不可信,在法治的美国,按《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的“公民持枪权”,大伙可以拿起武器反抗暴政。不过,此类事情似乎并没有真实地发生过。

那么,在现实版的美国,我们看见的是什么呢?

3 不光彩事件,充斥美国史

在美国,这种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种族歧视、反战等群体事件及其引发的种种问题,几乎萦绕在美国建国以来的各个时期。

回顾美国早期镇压群体事件的历史,经常是国民警卫队都不够用,出动联邦军队、甚至动用坦克的场面并不少见,死伤累累是家常便饭。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在1932年“补偿金远征军”事件中,日后成为世界级名将的麦克阿瑟和巴顿都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在1967年底特律的种族骚乱造成43人死亡、超过1000人受伤。

640 _5_.webp

1970年5月4日,美国俄亥俄州,国民警卫队准备驱散肯特大学抗议学生。

1970年5月4日,美国肯特大学学生游行反对越战。抗议声势越来越大,美国政府照旧动用国民警卫队进入校园镇压。一开始,气氛还相对和谐,有女孩面对国民警卫队士兵的枪口往里面插了一朵玫瑰,士兵也对她报之一笑。

美国媒体留下了这个美好的瞬间,此后,他们经常拿这张照片展示“民主和爱的力量”。然而,真相比照片残忍得多——不到一个小时,往国民警卫队士兵枪口插玫瑰花的那个女孩就死在了祖国暴力机构的枪口下。

当时,抗议集会的学生越聚越多,国民警卫队先动用催泪弹驱散,而后进行了实弹射击,造成13名学生死亡。

女学生的鲜花挡不住士兵的子弹。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基本废除了“种族隔离”的相关法律和行政模式,此后,政客们就站在了“自由和人权”的制高点上。

这里解释一下,库叔为什么要说“基本”二字呢?就废除教育中种族隔离问题,美国司法部至今还在跟密苏里州克利夫兰市地方当局打官司。

640 _6_.webp

1992年,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爆发了一次美国自1960年以来最严重的种族骚乱,其造成了53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当然,还有大量的公私财产损失。

1992年4月29日,美国洛杉矶,洛杉矶一地方法院宣判毒打黑人青年罗德尼·金的4名白人警察无罪,引发抗议活动。

挑起事端的黑人男子罗德尼·金超速驾驶证据确凿,在遇到警察拦阻的时候不但不停车、反而加速逃窜;在警察围堵之下,他不得不停车,拒绝警察盘查并抗拒逮捕。

为了制服他,警察两次对他使用了电击枪并且打了他56警棍。在他求饶后,警察把他送往医院。事后,一个全部由白人组成的陪审团裁定警察的做法合理合法。

然而,该视频在电视台播出之后,引起轩然大波。洛杉矶街头骚乱开始了。洛杉矶警察和橘县治安官办公室无力阻止事态,放任很多街区自生自灭。所谓“韩国裔美国人抱团武装对抗打砸抢”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最后,加州政府出动了国民警卫队进入洛杉矶恢复秩序。国民警卫队拥有自动步枪、机枪和装甲车,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即便是抗议,也没人敢真的“持枪反抗暴政”。而且,更重要的是,国民警卫队不搞“无罪推定”——先逮捕再审判,那可是真的开枪、当场要命的!

4 悲剧,为何一直重演?


不断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骚乱,而且还是老问题,照理说,美国政府和立法机构应该痛定思痛,好好反省,然后做出相应的政策和法律调整,避免类似惨剧再次发生。

然而,此后美国各地仍不断因为警察执法中可能发生的过度使用暴力而造成骚乱。

640 _7_.webp

2020年5月30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骚乱现场。

有人把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归于美国政体。美国实行联邦政府和州以及地方分权制度,上一级政府部门往往管不到下一级的事情。那么,骚乱屡禁不止的原因,在于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某个地方,地方治理无效,且没法引起国家层面的重视。

这种行政体制,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联邦政府处理某些全国性问题时的低效,但是,若把骚乱的原因归结到这里,就有点站不住脚了。

举个例子,2013年,被视为美国种族平等标志的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年,因为全国各地警察不断过度使用暴力、尤其是可能存在针对黑人使用暴力的问题,美国爆发了一场席卷全国的“黑命贵”运动。

上有流着一半黑人血液的总统,下有席卷全国的群众性运动,期间,美国还经历了诸多各种层次的选举,执政官员和各级议员多数被换了几轮。

然而,事态有所改观吗?

事实是,美国各地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问题继续存在,尤其是针对黑人的暴力现象似乎也没有改观,美国各地时不时就上演一场此类骚乱。

也有人认为,在美国,针对黑人和拉美裔群体的盘查以及做出强力反应都是一种基于效率的考虑——二者都是犯罪高发群体,美国又是个持枪普遍的国家,警察必须保持“暴力优势”才能确保安全。

美国监狱人口占全美人口1%,其中黑人超过40%,20%左右是拉美裔,两个群体分别占美国人口的15%左右。单从数据上看,此举似乎有理,但是,再深入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些少数族裔犯罪率更高呢?

美国政客们似乎并不愿意在与自己选票无关的事情上费心,对于这些群体的处境和利益诉求漠不关心。

5 谁,诱发了群体暴力?

一个社会要想健康发展,要让各阶层社会成员都能够表达自己的意见,让大家听到彼此的声音。

选举,是公民提出诉求的最理想平台,这种表达能够在政治生活中产生效果,能促进立法者和执政者有效地调整法律和政策,推动社会良性发展。

640 _8_.webp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选民在洛杉矶西好莱坞市图书馆的投票站填写选票。

美国的选举制度推行了200多年,确实在不断完善,但是,精英阶层固化越来越明显,在这种大环境下,普通民众对自己的政治权利不太上心。

两大政党的精英们综合考虑自己政治倾向和背后富豪们的利益领域,运用资本的力量把持传媒,确保普通公民只能根据被“加工”过的信息、在有限的候选人中间做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公民只能像牵线木偶一样被政客们拖入选举游戏,没有机会自主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和政治倾向。

只要多跟美国老百姓多接触一下,你就会发现,他们对自己处境的认知比较清晰:“政治就是精英们的游戏,而这些精英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其实都差不多,我们怎么投票都不会太改变自己的处境”。

到了最后,感觉被排斥在体制之外的他们,自然会对整个体制产生厌弃,投票率低就是一个典型表现。

美国大选投票率一般在40%到50%左右,与欧洲国家的80%相比实在不高。因此,时间和天气都可能成为决定美国某个政党胜败的关键——一旦某个群体因为工作或者天气不去投票,对结果的影响自然不小。

有些公司老板为了支持特定党派,会专门给员工放一个带薪假期,鼓励他们去投票。

特朗普之所以成功上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看穿了美国政治游戏这套规则的弱点,利用网络、社交媒体绕开了这套规则,抓住了一部分觉得自己被抛弃的选民心理,一举入主白宫。

说到底,美国政客们这些年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抓住一部分人的心理、以代表这部分人利益为幌子争取自己的政治胜利。因此,无论谁站在台上,台下都有被忽视甚至抛弃的群体,他们的愤怒无人问津,日积月累、直至爆发。

诚如此次骚乱爆发之后美国媒体人所说,目前,美国正面临两种最致命的病毒:新冠病毒和“歧视病毒”。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有国民警卫队和联邦军队助阵,明尼阿波利斯的事情肯定很快会解决,所谓“持枪反抗暴政的权利”不过是个说辞罢了——当手枪和步枪遇上机枪加装甲车,惜命的美国人非常懂得如何选择,更何况等着他们的,还可能有坦克、大炮……

6 谁来解决问题?

社会在发展,发展过程中总是会出现问题。

关键在于,谁来解决问题?

在这件事上,“抗议的自由”和“选票惩罚不称职官员”,这些美国宪法基石原则都不灵。前副总统、现总统候选人拜登不得不哀叹,称此事的原因是“根深蒂固的体制性不公”。

“根深蒂固的体制性不公”,拜登找对了重点,但是也许并不全面。

美国的种族问题,恐怕不只是“体制性不公”那么简单,同时,暴露出美国社会政治制度对于重大时间做出反应和调整之能力存在的问题。

就算不从1992年洛杉矶种族骚乱开始计数,自2013年的“黑命贵”运动到今天,都已经过去了7年,可是,事到如今,当权者除了表态“再这样,就开枪”,仍然一筹莫展。

在美国现行选举制度下,每个参选的政客都很清楚,自己没可能代表所有人。

最要紧的是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因此,他们只会着眼于如何巩固自己的票仓,不会为跟自己倾向相左的那部分人耗心费神。

偏偏美国又是一个鼓励“多元”的社会,政治精英们的这种操作,在保证多元化的同时,实际上,是在不断强化各个“元素”之间的“隔离墙”,甚至煽动群体间对立、加深社会裂痕。

美国的政治精英们总是在讲“宪政是共识的表现,社会共识是政治平稳运行的保证”,然而,一个越来越分裂的社会,“共识”的下场,只能是被不断削弱,到现在,这个“共识”薄弱到只剩下字面上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了。

至于怎么维护“自由”这件事上,从此次骚乱来看,政客们刻意“共识”已经被削弱得差不多了,不然,“特朗普们”也没那么容易上台。当特朗普发出“再这样,就开枪”的威胁之时,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美国政治和社会趋向进一步分裂的征兆。

其实,根据价值观的不同,社会成员意见的表达可以有很多方式。在一个政治制度下,只要这种表达有足够的效率,让执政党能够及时认识到社会成员普遍意见、及时发现社会突出矛盾,这个社会的治理就不会太差。

从基本政治原理来说,政党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掌握政治权力,并且,与具有宏大战略眼光的政治家相比,美国政客们总是急功近利的,没有谁愿意让出自己的社会基础去成就大局。

像美国这样,把政党自身利益和大众利益推向逐渐分道扬镳的窘境中,骚乱的根源得不到解决、“歧视病毒”还在,悲剧,就会不断重演。

via:瞭望智库原创文章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
摆地摊的往事。
« 上一篇 06-03
别出心裁的书签
下一篇 » 06-03

发表评论

仅有一条评论

  1. WhatLv.1 说道:
    2020-06-03 11:45     iPhone /    Safari

    制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