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统计
  • 文章总数:276 篇
  • 评论总数:51 条
  • 分类总数:2 个
  • 最后更新:2021年10月20日

为什么全国各地网红旅游景点都一样

本文阅读 14 分钟
首页 拾遗 正文

十一国庆黄金周来了。 福州人如果赶着去成都旅游,不小心来到宽窄巷子,很可能会惊讶地发现,这里和家门口的三坊七巷并无二致。

西安回民街、南京夫子庙、成都宽窄巷子、扬州东关街、福州三坊七巷……

如果喜欢逛历史文化街区,不难发现,它们的区别可能就在这条街上卖纪念品和串串和那条街上卖串串和纪念品。

无论景点介绍页面上写的多么神奇——一千年的历史,数百座故居,数十家老字号,历史文化精华都汇聚于此……当你到达地方,所有的红灯笼都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街边的大鱿鱼、鸡扒、串串等门前的招牌都亮了起来。

如果你意志坚定,不屈不挠,走进拥挤的手工艺品店,从密密麻麻的缝隙中看去,你可能会被“义乌批发”四个大字所吸引。

为什么中国的历史文化街区长得如此相似?

手工网红纪念品

臭豆腐奶茶烤串

三秒内告诉我,下图中这条街在哪里?

如果夜景不清晰,那这一张呢?

你可能认为他们是同一条街,白天黑夜,“淡妆浓妆总是合适的”,但实际上前者在广西南宁,后者在江苏扬州,相距近两千公里。

这并非孤例。 洛阳和西安这两个古都,在彼此的烤肉和铁板鱿鱼中,很容易看到各自的影子。

而对于长三角地区文化较为相似的城市,则成了连连看的景象。 照片放的比较近,难免担心会消失在原地。

好看的皮肤都是一样的,有趣的灵魂则各不同。 这些著名的历史街区也没有白费。

中国的历史文化街区大多自唐宋以来就是商业中心,最晚有晚清和民国时期的文化遗产。 比如杭州河坊街就是南宋的“皇城根儿”; 苏州山塘街位于阊门和虎丘之间,一直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在成都的宽窄巷子里,有大量历史悠久的豪宅和私人住宅,于右任等名人都曾在这里落户。 据宣传,这是“老成都百年原始建筑格局的最后遗迹”。

文化街区建筑风格的相似也是合理的。

比如成都的宽窄巷子和福州的三坊七巷。 方案来自北京华清安地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主办,1995年正式注册的专业公司。

古建筑修复要遵循专业原则,外观相似,这并不奇怪。

但到了投资运营阶段,画风就变得奇怪了。

比如拥有地域文化和专业修复双重加持的宽窄巷子。 如果你翻看相关平台,游客的评论很可能是“这里的星巴克和喜茶颜值超高”。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游客都只关心网红咖啡和奶茶。

比如名古镇周庄,在官宣中“集中华水乡之美”、“吴侬软语,阿婆茶香,橹声欸乃,昆曲悠远”, 犹如世外桃源般的世外桃源。

但来这里的游客却显得更加务实:沉万三故居的雕像被当成聚宝盆,游客们掉落的硬币散落一地。

来都来了,钱也花了,多少许个愿,就当把旅游花的钱挣了回来。

更何况,沉万三也算是当地一张独特的名片。

历史街区需要赚钱,这是一般的开发逻辑。 据光明日报2015年对相关人士的采访,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需要大量的公益资金。

旧城维护、房屋维修、市政设施、人口救助等都需要资金,财政投入无法满足庞大的资金需求。 因此,历史文化街区仍然需要商业开发来平衡成本。

用商业开发赚来的钱来维护历史古迹是一种常见的保护理念。 然而,商业发展为何让历史文化街区成为“千城”?

消失的古城

在《看不见的城市》中,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提到了两种描述城市的方式。 到达一个城市的游客可以列出一个城市的塔楼和运河,城市的九个区域……或者,你也可以说:

“我很小的时候,一天早上到这里的时候,街上很多人都匆匆赶到集市上。女人一口漂亮的牙齿,直视着你的眼睛。三个士兵在高台上吹响喇叭和车轮。转身,五颜六色 旗帜随风飘扬。”

对于更看重个人体验的人来说,在城市旅行的意义之一就是体验当地居民的生活。

然而,在旅游业的发展中,文化城市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困境:当地人越来越少。

荷兰鹿特丹大学的学者用“恶性循环”一词来描述旅游业发展对意大利著名城市威尼斯的影响过程:

游客的到来使得酒店越来越贵。 于是,当地人纷纷搬出去,“一日游”的人数大幅增加。 他们更倾向于四处游荡,不在乎质量,这使得低质量的商家和产品占据了市场。

长此以往,景点的吸引力就会下降,追求品质的“慢游”比例也会下降。 “一日游”将进一步挤压市中心的设施,造成恶性循环[7]。

在中国,古镇和街道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你在景点里找不到当地特色,因为那里没有当地人。

早在本世纪初,中山大学的两位学者在实地调查中发现,在周庄古镇,只有四分之一的门面为当地居民服务; 在丽江古镇,这个数字还不到十分之一。 2006年同济大学和中科院的调查结果显示,西塘古镇的外地业主比例已经与当地业主持平。

古镇还在郊外,在苏州市中心平江路这样的历史街区,更难逃过这种幸灾乐祸。

根据2019年的调查,平江路街区改造和旅游开发后,主要居民从老年人和附近打工者转变为年轻游客、店主和服务业人员。

居住人口的变迁,背后还是利益驱动的商业行为。

游客有购物目的,其消费需求往往高于当地人。 因此,游客的小吃店和纪念品店自然比居民的日用品店更赚钱,更能支付景区高昂的租金。

长此以往,沿街店面服务的将从当地人变成游客。 在不从事旅游业的当地居民中,租户无法承受不断上涨的房租,原居民失去了原有的生活便利,被逼陆续离开。

面向游客的商家也难免高度同质化,被迫卷入同行之间的激烈竞争。

根据2019年的调查,平江路近四分之三的店铺是当地的小吃和丝绸服装,而在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平江路,生意的更新迭代已经跟上随着互联网的步伐:四分之三的店铺,经营时间不到三年。

在这样的内卷中,当然要抛开历史包袱,集中精力去招揽客户,什么赚钱卖什么。

如果本地人的迁出和纷至沓来的游客,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还有什么,能把街道从满街的轰炸大鱿鱼和某宝纪念品中拯救出来呢?

楚门旅行

去宽窄巷子、夫子庙、河坊街、三坊七巷的游客,可能会厌倦同样的小吃和纪念品,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试图消除商业化本身。

我想买特产却找不到商店,我饿了却找不到适合我口味的餐厅。 本来还想多住一天,却发现唯一一家酒店已经订满了……这不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体验。

更重要的是,正如康奈尔大学人类学家格林伍德所指出的,旅游的本质是文化的商业化,当地人为游客“表演”他们的传统仪式。

也就是说,当一条街道成为“旅游景区”时,不管上面是否有游客商店,商业化都已经开始了。

大多数游客并不排斥商业化,他们追求的不是“绝对真实”的历史古迹。

根据陕西师范大学在西安回民街进行的400多份问卷调查结果,当商业化成为该地区的主流趋势时,游客不再单纯地寻找“真正的回民街”,而是希望 得到他们事先的期望。 旅游经历; 而景区的商业化和现代化并不是破坏体验的绝对因素。

换句话说,玩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到底是“真正的”回民街,还是“真正的”西安,游客其实并不介意。

根据旅游社会学的相关理论,那些看似被人为设计和商业展示所欺骗的游客并不是傻子; 他们“根本不追求或不关心真实性...因为他寻求的只是放松,他愿意接受欺骗。”

参观历史文化区的游客,有的可能想买些纪念品送给孩子和老人; 有的只想到网红咖啡店打卡,在社交平台发帖。

也有人只想穿过美丽的建筑和拥挤的人群,牵着喜欢的人的手。

游客关心的不是商业化本身,而是同一个店铺、嘈杂的音乐、混乱的街景,共同影响着他们的个人旅游体验。

大多数人不在乎进入了“楚门街区”还是“楚门古镇”。 他们只希望这个世界的设计师能把它构思得更精致、更好看,更像他们所期待的理想目的地。

毕竟,在中国乃至世界流行的某个文化街区也是假的。

在那里,你意外遇到的熟悉面孔,无非是剧组扮演的角色; 你吃的“名菜”只是商家开发的菜谱;

“专卖店”里到处都是工厂出品的玩具,酒店里到处都是文化符号,只为让你心甘情愿支付周边房价的两倍。

这个“文化区”被称为迪士尼。 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为例。 一趟车票高达400-700元。 如果你想“飞越地平线”,你可能要排队两三个小时。

但开业5年来,接待游客超过830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超过400亿元。 仅售出577万件毛绒玩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ere.sy/458.html
我外公可能是仿生人。
« 上一篇 09-16
女作家之间的肾小说大战
下一篇 » 10-20

发表评论

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