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小英连任,美国鱼雷售价翻一倍

就在蔡英文宣誓就职台湾地区领导人后没多久,美国国防部安全合作局就火急火燎地在美国时间5月20日快下班之前,赶忙公布了对台出售18枚Mk48 Mod6 AT重型鱼雷的军售案,总价1.8亿美元。消息一出,马上就在网上炸了锅。

由于这笔单子的价格太过于惊人,以至于岛上部分军迷自己都无法直视,只能臆测“东西会不会跟上次的不一样”?

image_2020-05-24_08-56-30__01.jpg

▲然而你都写出具体型号了,怎么可能不是同一种型号呢?

虽然看起来永远傻大黑粗,但现代鱼雷其实是一种只有几个国家能研制的高科技武器。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从荷兰买到两艘“剑龙”级潜艇之后——也是台海军目前唯二具备战斗力的潜艇(另两艘文物级别的老爷潜艇不是今天讨论的对象),但并不配备鱼雷,去哪里买雷一直是个大问题。三十年来,台军只能靠从印尼辗转买到的两批德国SUT电动鱼雷顶上,其中第二批还是德国授权印尼生产的。

image_2020-05-24_08-57-24__01.jpg

▲两批鱼雷分别于1984年和1987年交付,共计112枚,当时的价格是每枚115万美元

作为SUT的动力来源,其雷载电池是德国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产物,那个年代的电池普遍能量不足,导致SUT的最高速度只有35节(此时航程15千米)。加上这些采用线导+主/被动声自导鱼雷的寻标器组件是在印尼生产组装,因此问题频发,比如2003年“汉光19号”演习中就出现了SUT鱼雷“断线”后冲上滩头的场面。

image_2020-05-24_09-00-23__01.jpg

▲即使是这种老旧的SUT鱼雷,在后来的政治环境下想补货都是不可能的了,打一枚就少一枚,不打又会慢慢老化;加上从巴西和以色列辗转引进美制MK37鱼雷的计划也失败了,两艘“剑龙”的“鱼雷荒”危机一直颇为严峻

为此,台当局1995年也启动了自制重型电动鱼雷的“亢龙计划”,而且真把鱼雷造出来了。但由于自身技术水平还是有限,鱼雷的航速性能达不到指标要求的40节,成本也居高不下,结果“亢龙计划”在2003年底被迫暂停。

image_2020-05-24_09-01-13__01.jpg

▲虽然研发机构“中科院”曾提出,通过用“亢龙计划”研发的新型螺旋桨更换现有SUT鱼雷的老式螺旋桨等方式,尽可能保留“亢龙计划”的种子,但最终并未实现

既然自己也造不好,那么为什么不早点找美国人买呢?与电动鱼雷相比,美军潜艇上装备的主力鱼雷Mk48以化学燃料燃烧为动力,动力要充沛的多,最高速度可达55节(此时航程38千米)。自1972年服役以来,Mk48已经发展成了有7个批次的大家族,外销不断,成为美国盟友的标配。

image_2020-05-24_09-01-56__01.jpg

▲Mk48系列鱼雷广泛应用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海军

然而在蒋经国和李登辉时期,都没有走出引进Mk48这一步。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后,美国总统小布什批准的对台军售大单中就提到了Mk48,陈水扁当局暧昧了半天竟然也没有买。 等到2017年6月29日,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批准对台出口46发Mk48 Mod 6 AT之后,台当局仍然是几个月也没准信,原因就一条——太贵了!

image_2020-05-24_09-02-37__01.jpg

▲虽然潜艇能发挥多少战斗力确实很大程度仰仗于鱼雷,但一般来说,三五百万美元的单价也就到顶了

一方面,把美制鱼雷整合进荷兰制造,并为德制SUT鱼雷优化过的“剑龙”级潜艇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要装设备、改软件、做测试、训人员,每件事都是一笔单独的费用;另一方面,基本无法从美国以外的国家采购这类鱼雷、自己又没有能力把“亢龙专案”进行到底的台当局,根本没有能跟美国人讨价还价的能力,只能“躺倒任宰”。

image_2020-05-24_09-03-19__01.jpg

▲虽然弹射式发射的MK48,理论上也可以从“剑龙”的游出式(swim-out)发射管发射,但MK48的热动力发动机会排出不溶于水的有毒废气,会在鱼雷管内造成有毒的残余物

我们对比一下,2020年2月,“剑龙”级的“娘家”荷兰向美国采购16枚Mk48——而且是最新的Mod 7型,算上各种备件培训后勤服务等等,总价不过8500万美元,平摊下来每枚是531万美元;而台当局为了46枚Mk48 Mod 6 AT鱼雷本身,就得付出2.5亿美元——也就是说,仅每一枚鱼雷的“纯价”543万美元,就要比荷兰人买的更新型号鱼雷连雷带“赠品”的价格,还要贵12万美元!

image_2020-05-24_09-03-53__01.jpg

▲荷兰海军现有4艘“海象”级常规潜艇,均于20世纪90年代初服役,除采用X形尾舵设计之外,驾驶台围壳后部的凸起也很明显,内有用于降低排出废气红外信号特征的装置

所以,虽说此时刚刚接盘台伪“参谋总长”位置的,是海军出身的李喜明,按说买点鱼雷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就是因为囊中羞涩,不仅最终把46枚鱼雷减到了24枚,外加4枚训练用操雷和配套的支援测试装备;而这24+4发鱼雷的采购案最终也不便宜,原先规划的是47亿新台币,起飞到了54亿6千余万新台币(约折合1.8亿美元),平摊下来每发大约642万美元——在当时已经创下了“世界最贵”的记录了。

然而,蔡英文政权为了向美国投怀送抱,配合打“台湾牌”,这次下了决心,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再当一次冤大头,做出了李登辉、陈水扁时期都豁不出去的事。有道是台海后浪拍前浪,“前浪”还没到,为了蔡英文的所谓“潜舰‘国’造”,美台这回又趁着“5•20”这个敏感日子签下了“后浪”的单子。

image_2020-05-24_09-05-28__01.jpg

▲虽然这18条鱼雷名义上是给它准备的,但“潜舰‘国’造”首艇要到2024年才能下水.....

和2017年相比,今年“5•20”的这笔合同就更为离奇了——型号完全相同的鱼雷,数量进一步下降到18枚,总价格居然还是1.8亿美元,创造了平均1000万美元采购一发美国鱼雷的人间奇迹——也再次刷新了人类历史上鱼雷单价合同的记录。看起来,这样的冤大头,民进党当局还是会继续当下去。而台湾人的民脂民膏,是不在他们考虑之列的。

image_2020-05-24_09-06-22__01.jpg

▲从美方公布的合同内容来看,这1.8亿美元里还是包括了一些诸如备件、技术支援、人员培训和运输等费用的

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本项军售没有主合约商,全部鱼雷都是从美军战备仓库中提出来的二手货,所以不仅这些钱会落入谁的腰包值得玩味,从其未来交货周期上,也能一窥美台军售是否会呈现出不同以往的新动态。至于这项军购案官宣之后,绿媒又一次不知廉耻地把这18枚鱼雷吹成给蔡就职的“厚礼”,就不说简直没把岛内民众交的税当回事了,既然“冤大头”都当上了,何必还要玩命打肿自个儿的脸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ere.sy/40.html
最后我们都会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 上一篇 05-23
一位网友分享的自家“特烦人”的丈夫…
下一篇 » 05-24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标签TAG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