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谁能成为中国第五个一线城市

本文阅读 14 分钟
首页 拾遗 正文

中国城市格局的变化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城市的分类是了解城市结构最直观、最粗略的方式。

“一二三四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特大城市”“超级城市”“准一线城市” “……这些城市的名字,更多的是让你头晕目眩。 城市竞争激烈,城市分类的概念层出不穷,无人接受。

a23454069798c4447424a133fd3b1c54-696x366.jpg

其中,能达成共识的,只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 一线城市原本是房地产行业为了卖房而创造的市场化分级概念,但现在已经为大多数人所熟悉和接受。

直到现在,一线城市的地位依然难以撼动。 如果你不能打败它,就加入吧。 有实力的城市越来越多,都想挤进一线城市。 那么,谁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个一线城市呢?

除了 GDP,还要看人才的吸引力

城市等级划分标准有很多,但经济性必须是首要考虑的因素。 当我们评估一个城市是否有资格获得第一名的时候,GDP 这个硬指标是绕不开的。

截至目前,中国有 23 万亿个 GDP 城市,上海、北京、深圳、广州位列前四,尤其是上海和北京,其他城市都想跻身其中 “万亿俱乐部”。 上海和北京已经破 3 万亿元,经济规模远超其他城市。

如果仅从 GDP 指标出发,重庆无疑会成为下一个一线城市。 无论是以互联网产业闻名的杭州,还是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的网红成都,都与重庆的 GDP 差距很大。

就连重庆的 GDP 变化曲线也基本与广州重合。 2017 年和 2018 年,重庆 GDP 超过广州。 于是,广州落伍了,近年来城市结构被改写的声音不断涌现。

不过从整体实力来看,重庆和广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重庆要成为一线城市还有很大的障碍:人才的吸引力还不够。

根据招聘网站的数据,重庆 2020 年人才净流入率为-0.17%。 根据 2016 年至 2020 年的五年数据,重庆年均人才净流入率为 0.09%。

相比之下,过去五年,杭州一直是中国主要城市中求职者最向往的城市。 其人才净流入率逐年提高,年均人才净流入率也有所提高。 超越所有一线城市。

杭州互联网产业发展迅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工作 在杭州。

招聘网站的数据显示,2020 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仍将是对应届毕业生最具吸引力的城市。 此外,成都和杭州将成为对应届毕业生最具吸引力的城市。 分别为 4.41%和 3.82%,与成都同行的吸引力下降不同,而杭州则呈现上升趋势。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应届毕业生涌入非常高。 很多年轻人会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作为他们工作的第一站,但他们没有。 它必须能够留住人。

尤其是北京,人才净流入逐年下降。 2016-2020 年年均人才净流入率为-1.9%,在全国主要城市中排名第一。

这些离开一线城市的人去哪儿了?

从招聘的数据来看,这些离开一线城市的人才大部分都走了 向周边城市发展更好的城市,比如靠近北京的天津、靠近上海的杭州和靠近上海的苏州。

撇开地理邻近因素不谈,一线城市人才外流呈现两个特点。 一是一线城市之间的相互流动。 北京到上海的人才外流占比 7.31%,仅次于天津; 另一个特点是他们选择了其他有潜力的城市继续流浪。

杭州的优势再次显现。 除了上海排名前 1 的人才流出外,还出现在北京和广州的前 10 名人才流出中。在列表中。

人能不能留下来很重要

找工作除外 GDP 和招聘网站人才流动数据和城市常住人口规模也是衡量一个城市水平的基本因素。

2014 年,国务院印发《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分类标准的通知》,将常住人口 1000 万以上的城市列为特大城市。 500 万以上和 1000 万以下的特大城市被视为特大城市。

按照这个标准,根据《2019 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国有六个特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和天津。 但如果只看绝对规模,就可以得出一个城市吸引了多少移民来这里工作和生活的结论。 难免有偏见。

比如,如果只看常住人口数量,拥有巨大城市面积的重庆再次位居榜首。 然而,我们忽略了一个情况:重庆市户籍人口多于常住人口,人口实际上处于外流状态。

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不仅人口众多,而且处于涌入状态。 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之比大于 1.5,即常住人口数为上述户籍人口数的 1.5 倍。

这说明,直到 2019 年,如果仅从吸引的人数来看,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仍然是最吸引普通人的 4 座城市,其他主要城市仅 苏州以 1.49 接近,其次是天津和杭州。

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比例也不完善,落户情况 没有考虑到。 例如,在常住人口规模与一线城市相当的成都,常住人口/户籍人口比低于一线城市的原因不排除成都吸纳了大量人口。 流动人口数。

就城市而言,人来了,可以投资工作作为生产力创造价值,也可以作为购买力进行购物和消费。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能不能留下、能住、能结婚,才是最重要的。

城市公共在共享服务的供给仍与户籍高度挂钩的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回答一个问题:可以给我上户口吗?

03171055c4v1.jpg

从常住人口年家庭比例指数来看,深圳的值最高,不仅高 与其他普通人相比,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也会走在前列,落户难度还是比较低的。 “你来了就是深圳人。” 看来,这句话还是答案。

其次是杭州、苏州和天津。 2019 年,常住居民年户籍率在 1.60%左右。 落户难度虽然比深圳高,但比北上低。 宽的。

在上述排名中,重庆排在最后,甚至低于以定居难着称的北京。 这有点令人惊讶。

考虑到重庆是上述城市中唯一的人口外流城市,常住人口低于户籍人口,故采用 年度常住居民家庭比例来衡量重庆的表现。 解决的困难其实毫无意义。

衡量城市,不要忽视公共服务供给

能在城市过上舒适的生活,房地产、医疗、教育三座大山难免。

自 1990 年代开始市场化进程以来,房地产早已脱离了城市公共服务的范围。 “福利房分配”这个词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了。

对于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属性依然突出的领域,其服务供给的丰富程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城市居民的生活体验,也将有助于确定 不管合适不合适。 从居住的角度,挖掘下一个潜在的一线城市。

年轻人可能觉得自己身体健康,去医院的机会很少。 他们在选择城市时并不是很在意医疗供应。

然而,持续的新冠疫情提醒大家,一个城市能否有效应对公共卫生事件固然与应急管理机制密切相关,但也取决于城市的医疗水平。 供给及其常住人口是否匹配。

因为医疗资源很难直接通过单一指标为了了解哪个城市的供应情况最好,上图显示了城市比较的每万人 4 个核心医疗供应指标的平均值。

不难看出,成都人均医院最多,长沙人均病床最多,北京人均医护人数领先其他城市 .

除了医疗,教育供给也是城镇居民非常关心的一项公共服务。

常住人口中学龄儿童人数与城镇学校学历人数的比值是最直观的评价指标。 鉴于获取如此详细数据的难度,我们使用每 10,000 个常住人口 K12 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的近似数量来比较城市之间的教育供给。

经过各统计局和教育局的统计数据,我们可以看到,长沙人均拥有 K12 学校数量最多,除了普通高中 人均。 除北京和天津外,人均学校数量高于其他城市。

如果仅就学校数量而言,长沙的教育供给最为丰富。 作为图中常住人口最多(超过 3000 万)的城市,重庆也值得一提,人均学校数量仅次于长沙。

综合来看,成都、重庆和长沙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表现突出。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由于政策和历史原因,城市综合发展仍保持一定的领先优势。 其他潜力城市短时间内难以超越,但这一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狭窄的。

谁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一线城市? 从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来看,重庆似乎是最有前途的,但对人才的吸引力还不够,还处于人口流失的状态。

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成都、重庆、长沙相对宜居,但城市机会不足是一大短板。

呼声最高的杭州,确实表现不错。 人才是用脚投票的,但随着人口的涌入,公共服务的供给将变得更加紧张。

不过这也是很多新一二线城市的通病,终于意识到抢人的重要性,但是城市建设和配套设施还差得很远 在后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ere.sy/295.html
谷爱凌的时尚之路
« 上一篇 06-20
奥运办不好,日本不好办
下一篇 » 06-21

发表评论

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

作者信息

热门文章

标签TAG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