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克兰代孕妈妈的故事

去年,约有1500名乌克兰人为外国人生下孩子,其中一位是艾琳娜·斯塔霍斯卡,来自于哈尔科夫的32岁的妇女,她自己已经代孕了两次,这是第三次代孕,第一个孩子是为一对爱尔兰夫妇生的,当时她才20岁,另外两个孩子是为了一对来自于德国的夫妇和一对来自于印度的夫妇生的,艾琳娜·斯塔霍斯卡和他们依然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640 _13_.jpg

与许多代孕妈妈不同,艾琳娜准备用真名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她只是不能说她收到费用,根据合同这是禁止的,然而正如德国之声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的那样,乌克兰人平均每个代孕妈妈能获得15000欧元(根据今天的汇率,相当于人民币11万9619。)

德国之声:您是如何成为代孕母亲的?

艾琳娜: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很小,当时我和我的第一任丈夫关系破裂了,我不得不离开他,但是我和我三岁半的孩子都没有公寓,我先和我的祖母住了六个月,我在找工作,但是我没有受过教育,一则广告引发了我对代孕计划的注意,有了这个代孕的钱,我可以租一套公寓,我和儿子去诊所检查,他在走廊等我,有时候我带他去外婆家。

德国之声:成为代孕母亲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吗?

艾琳娜:不艰难,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做什么,当然我很害怕,我以为我太小了所以不会被看中,但是一切进展顺利,我生了一个孩子,后来又生了第二个和第三个。

德国之声:你父母知道吗?

艾琳娜:他们知道,他们住在俄罗斯,当他们搬到那里的时候,我和我的祖母住在哈尔科夫。

德国之声:您父母对你的决定有什么反应?

艾琳娜:很好。完全没有问题。我没有向邻居、朋友或亲戚隐瞒任何事情。当然,有些人认为我不好,认为我在卖我的孩子等等。但我的许多朋友,也根据我的建议参加了这个项目。

德国之声:诊所通常说,代孕妈妈愿意帮助没有孩子的夫妇

艾琳娜:老实说,我不是作为特蕾莎修女(注:1979年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被天主教会封为圣人)来帮助无子女的夫妇的,我首先想的是赚钱,这是事实。我仍然与孩子的父母保持联系,他们非常感谢我。我很高兴帮助了他们,但是我主要关心自己的目标。

德国之声:您不认为代孕是对妇女的剥削吗?

艾琳娜:如果一个女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且决定这么做,我得到一笔钱,我知道自己能买什么,我在这里看不到任何剥削。

德国之声:您把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艾琳娜:第一次代孕后,我付了一套三居室一半的房租,又买了一间房,后来卖了,第三次代孕的时候,我在哈尔科夫买了房并且买了两辆车,如果不是代孕,这些年我不可能赚这么多钱。

德国之声:您在做代孕妈妈的时候,在生理上或者心理上有困难吗?

艾琳娜:第一次很难,在怀孕期间感到恶心,哪里都去不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变得容易起来,唯一的缺点是你经常要去诊所做检查和注射,我不怕抽血,但是我怕打针。

德国之声:打什么针?

艾琳娜:激素,黄体酮。(注:又称孕酮激素、黄体激素,是卵巢分泌的具有生物活性的主要孕激素。)

德国之声:怀孕期间有什么限制吗?

艾琳娜:你得照顾好自己,吃得好。除了性,抽烟和喝酒,你什么都可以吃。

德国之声:你丈夫怎么看代孕妈妈这件事?

艾琳娜:我们结婚四年了,最后一次代孕的时候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丈夫坚决反对,但是我告诉他别无选择,他是锁匠,工资不定期,由于我们有孩子,所以我不能上班,但是房租必须付,饭也要吃,当我完成检测后,他很不想看到我怀上一个陌生人的孩子,他想再要一个女儿,但是我不想要孩子,我有两个,够了,他现在有车,感觉很好。

德国之声:还有其他冲突吗?

艾琳娜:没有,每次我要去超声波检查的时候,他都会开车送我,晚上,当我想吃菠萝或者石榴的时候,他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带给我,他表现的像是我们自己怀孕了。

德国之声:在怀孕期间,您对自己的孩子和“外国”孩子的感觉有不同吗?

艾琳娜:有,我觉得他们不是我的孩子,但是我也很小心的对待他们,例如在我第三次代孕期间,印度孩子的父亲给我寄来了他用自己的语言唱的歌,以便我能把他们给孩子听,我不是每天都做,一个月做一两次,而我和我自己孩子的谈话是完全不同的。老实说,我没有爱的感觉。

德国之声:即便是出生以后也没有吗?

艾琳娜:(想了一会)当我第一次见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是在病房里面,我只是签署文件,那时候孩子在哭,没有护士或者医生去看他,他们都在忙着拿文件给我看,他们也不急于给孩子安抚奶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为他感到难过,我想抱抱他,但是他们让我离开,在那之后我哭了一场。

后来,当我从诊所出来的时候,我和丈夫去看望那个在哈尔科夫租了一套公寓的父母,我在那里抱了那个男孩,我的手开始出汗并且发抖,我立即把他还给了他的父亲,我丈夫告诉我最好赶紧回家。

德国之声:这个男孩的父母不是和他一起在医院吗?

艾琳娜:男孩的母亲没有及时赶到哈尔科夫,只有父亲在那里,这个孩子一直呆在医院里面直到出院,父亲每天都来陪他几个小时,其他时间,孩子和医生护士在一起。

德国之声:当您进行前两次代孕的时候,您是否有这种感觉:

艾琳娜:第一次的时候我完全不在乎,第二次,我给孩子喂奶,当他们从我这里带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很难过,我经常想起这个孩子,大约六个月后,父母给我寄来了他坐在那里微笑的照片,我感动的流泪,很高兴又看到他,我想看看这些孩子是如何长大的,我想知道他们的未来是如何的。

德国之声:您自己的儿子知道这些孩子们的事吗?

艾琳娜:小儿子还不知道,他还不到四岁,他不记得第一次代孕,因为他还小。第二次就知道了,因为我给他带来了礼物,他知道我怀孕了,他也知道为什么。

德国之声:您和孩子的父母还有联系吗?

艾琳娜:当我第一次做代孕妈妈的时候,我直到孩子出生才认识她,她来自爱尔兰,我们没有联系。但是我已经和其他的父母联系过了,2013年我代孕了第二次,我为一个来自德国的家庭生了一个男孩,我们在whatsapp上联系,他们在七年后的10月份访问哈尔科夫,他们向男孩介绍了他的出生地,并且把我介绍给他,但是他的母亲不敢告诉全部的事实真相,我被当成一个“熟人”介绍给他

德国之声:你看到那个男孩感觉如何?您有自己的儿子的感觉吗?

艾琳娜:没有,我知道他不是我儿子,但是当我开车去见面的时候,我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德国之声:您被邀请去德国了吗?

艾琳娜:他们邀请了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开车,我为这对来自印度夫妇生下的男孩只有5个月的孕期,父亲不断通过whatsapp给我发送他的照片,我祝他们好运和健康。

德国之声:你愿意做第四次代孕妈妈吗?

艾琳娜:这是我想要做的。如果我的年龄以及怀孕的次数依然可以被雇主接受,那么我已经准备好了,最后一次。

代孕圣地乌克兰

代孕圣地----这是外国媒体对于乌克兰商业代孕的评价,在众多国家纷纷禁止代孕了以后,乌克兰合法,便利和低价的代孕吸引了很多外国人。

英国,比利时,丹麦,荷兰,葡萄牙,希腊,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允许非商业的代孕,不能收费,属于严格限制性代孕。

合法代孕的国家有:乌克兰,俄罗斯,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南非,美国的部分地区。

印度,泰国,尼泊尔和墨西哥也曾经是合法商业代孕的,但是滥用职权太严重,已经禁止为外国人代孕。

根据乌克兰《家庭法》第123章1-3条:

获得丈夫书面同意后,妻子可以依赖辅助生殖的技术生产。此时丈夫自动成为孩子的法律学的父亲。

当使用辅助生殖技术,夫妇的胚胎植入另外一个女性的体内时,孩子的父母为该对夫妇。

当使用辅助生殖技术,丈夫与另外一个女性的胚胎植入妻子的体内时,孩子的父母为该对夫妇。

根据以上法律,在乌克兰使用辅助生殖技术生产(包括委托代理孕母生产),为合法行为。法律承认夫妇作为父母亲的合法身份,父母亲身份与代理孕母及精、卵的捐献者无关。

在乌克兰,讨论代孕的问题,并不像中国人想象的那样,认为这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代孕母亲能不能收到钱,会不会被剥削,乌克兰现在国内要求代孕的费用必须放在信托机构,而不能雇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中国人找乌克兰人代孕吗?

我找了一家比较著名的乌克兰代孕公司,这是他们的网站截图:

640 _14_.jpg

如你所见,这家公司颇为国际化,从中文,德语,日语,英语,意大利语等等一应俱全,且公司联系邮箱居然还是QQ邮箱,说明在中国的业务扩展的不错。

按照该公司的说法,如果有不孕不育的夫妇找到了这家公司,先需要夫妇两个人的医疗报告,然后到乌克兰诊所里面签署合同,在1到6个月后选择代孕妈妈,然后客户捐精捐卵,人工受孕,再进行胚胎移植,等待两个星期,待怀孕测试是阳性后做B超,客户会收到B超结果。然后孩子出生,客户来乌克兰陪同出院,并且把孩子带回户籍登记地,收到出生证明,然后海牙认证和翻译文件,大使馆收到孩子护照,然后回国。

而该机构给的代孕费用是39900欧元,全部打包,相当于人民币31.8万人民币。

640 _15_.jpg

根据凤凰网2019年3月9日的新闻,虽然中国禁止商业代孕,但是私底下还有不少机构非法做这种勾当,65万全包,85万选性别,龙凤胎需要再加10万。中国代孕远没有乌克兰那么“划算”。

今年由于疫情问题,由于各国进行封锁,导致大批的婴儿的父母无法来乌克兰,近50名婴儿被迫滞留在乌克兰的威尼斯旅馆,2019年乌克兰有近1500名婴儿是外籍父母委托乌克兰代理孕母所诞下。

2018年 该公司负责人阿尔伯特·托奇洛夫斯基因拐卖儿童和逃税指控被软禁。几年来,这个公司一直与乌克兰各地的丑闻联系在一起。

该公司的官方网站上,有一段是来自于来自于自称是“中国山东”的夫妇获得了代孕的视频,是广告还是真实未知。

听说有人想要乌克兰的结局

作为前苏联的加盟国,自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经济一直不好,乌克兰自然禀赋很好,除了俄罗斯外,乌克兰是欧洲地区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有较为便捷的海上贸易通道,既可以从黑海经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进入地中海,与地中海沿岸的南欧国家和北非国家进行商贸往来; 还可从地中海进入大西 洋,与大西洋沿岸国家进行商贸往来。

乌克兰自身矿产资源也很丰富,矿产资源全球第四,同时乌克兰还拥有大片适合于农业发展的肥沃土地,乌克兰的黑土地占据全世界黑土地的40%,非常适合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发展,在过去一向被称为“欧洲粮仓”。

同时继承苏联时代的一些优势,乌克兰是全苏时期的工业重镇,有较为完备的工业体系,但是非常遗憾的看到的是,乌克兰经济自1991年以后一直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毁掉了乌克兰。

著名的乌克兰政治人物,要么是寡头,要么是寡头们的控制。前几任,例如波罗申科自己是巧克力大王,季莫申科是天然气女王,就今天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一个演员出身的总统,其背后也是有寡头科洛莫伊斯基的支持。

本身是欧洲粮仓的乌克兰, 好东西运到欧盟,然后从西班牙和意大利进口高价烂橘子。自来水不能饮用只能洗澡,居民跑到公共地下水井打水喝,电子产品店子和高档一点的餐厅商场都有保镖站岗,停电问题不断,腐败横行。

我不想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指责代孕妈妈如何如何“不道德”,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带着三岁的孩子,没有福利又找不到工作,她能怎么办?

这不是她的错,这是乌克兰无法无天政客们的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ere.sy/170.html
王爷不好了王妃已经挂在城楼上三天了!
« 上一篇 06-17
“美国之音”被批评替中国“宣传”,台长辞职
下一篇 » 06-17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标签TAG

热评文章